当前位置: 主页 > D慧生活 >农长:2.3亿不够派‧否认骑劫稻农奖励金 >
农长:2.3亿不够派‧否认骑劫稻农奖励金
2020-06-19

农长:2.3亿不够派‧否认骑劫稻农奖励金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29日讯)农业及农基部长诺奥马说,自2007至2010年之间,农业部仅获得政府拨出的2亿3000万令吉拨款,但在这段期间,获稻米增产奖掖的稻农人数却高达28万6963人,总奖金为3亿4100万令吉。在拨款不足情况下,农业部唯有暂时拖欠7万5000名稻农,总共1亿1000万令吉的奖励金。结果,有关事件被有心人说成是农业部骑劫了这笔为数1亿1000万令吉的奖励金。斥有心人士炒作诺奥马週二晚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,首度开腔谈及“骑劫”一事。在为自己喊冤的同时,列出多项数据作为力证。他斥责有心人士藉机炒作,一旦政府宣布解决方案后,就可抢功劳,说是他争取的成果。他解释,在稻米增产奖掖制度下,凡稻米产量提高1吨者,每吨可获650令吉奖掖金。如果收成超过10吨者,可再另外取得每公顷农田630令吉额外奖金。“自2007年开始实施这项奖掖制度后,截至2010年总共有28万6963名稻农符合资格,他们所取得的奖掖总额高达3亿4100万令吉,但政府在这几年来的拨款却只有2亿3000万令吉,我们还欠1亿1000万令吉。”“这是为何2010年总审计司报告指出,农业部应有一笔1亿1000万令吉拨款,但这笔钱下落不明,以致稻农无法获得有关奖掖。”他指出,农业部曾积极向内阁反映及争取拨款,成功获得1亿1700万令吉的额外拨款。2011年以前,申请奖掖的稻农可向政府追算奖掖。“原本被拖欠的7万5000名稻农已陆续获得奖掖金。”诺奥马是在本月9日,因不满被指骑劫稻农1亿1000万令吉的稻米增产奖掖,而入稟法庭起诉黄瑞林、民联雪州政府及另外6造诽谤。根据诉状,诺奥马指《当今雪州》在2011年11月25至12月2日期间,刊登两则诽谤他的文章。这两则文章分别题为“稻农要求诺奥马辞职”,及“诺奥马背叛农民,亏空农民1亿令吉津贴”。国阵有信心重夺雪政权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诺奥马说,雪州巫统有信心在来届大选的35个州议席中,赢得超过30个议席,马华或将赢得5个州议席,再加上国大党及民政党候选人的胜出,国阵有望重夺雪州政权。他指出,雪州共有56个州议席,其中巫统佔35席、马华14席、国大党3席及民政党4席,一旦胜出议席超过30,国阵就能重夺雪州政权。“我有信心,巫统可赢超过30席,马华原来已有两席,应还可以多赢3席,然后国大党及民政党各赢得1席。”巫统有信心赢30州席在国会选区方面,巫统佔10席、马华7席、国大党4席及民政党1席。诺奥马声称,巫统应可赢得7席、马华3席及国大党2席。至于他的去向,会否继续留在丹绒加弄国会议席或将攻州议席,胜出后就上任州务大臣一职,他声称,他的目标只是要雪州胜出,而他的动向交由巫统主席纳吉决定。“我一是竞选国会或攻州,再不然就是都没有。”他说,主席要求全国各区会在4月2日前,交出国州议席各3名候选人名单,但他拒绝披露,其区会的国州议席候选人名单是否包括他在内。大选风已经倾向国阵诺奥马指出,308后,巫统及其他国阵成员确实遭选民“嫌弃”。巫统办的活动无人出席,穿着印有国阵或巫统标誌的衣服都会让人感到“羞耻”,但这些现象在2010年之后,有了改变,如同首相较早前所言,下届大选风已倾向国阵。“这阵子,我陪同首相走访雪州多个选区,许多迹象显示雪州选民已经改变。以前办活动,小猫两三只,大会特别安排5辆巴士接送,结果其中3辆是空的;现在却是座无虚席,5辆巴士都不够。”他说,首相日前拜访乌鲁冷岳的活动,原来预计出席人数约有5000人,结果人数破万。不仅如此,过去有好几场的选区拜访活动,选民反应热烈,三大种族穿上蓝衣,让他们深深感受到民意的改变。他希望选民最后会把这股“支持”情绪反映在选票上。每吨750元不曾控制稻谷价针对谷种价格,诺奥马指出,农业部仅设定最低谷种价格,即每吨750令吉,政府不曾控制稻谷价格,因此不同地区的稻谷依据品质而出现不同价格,如雪州谷种价格,每吨高达1310令吉;北区则可达每吨1050令吉。他说,雪州生产的稻谷品质确实较其他地区高,1公斤的重量约有3600粒稻谷,经过加工后可保存65%成为白米;而其他地区的则是4000粒1公斤,加工后约剩下50%白米。此例说明,雪州生产的稻谷品质较高,米粒饱实,相对价格也较贵。“可是却有人硬要说成,因为我来自雪州的农耕地,所以可炒高雪州谷价。事实上,在我未担任农长前,雪州的谷种价格都比其他地区要来得高。”不同地区不同价格他披露,大马白米的供应70%是国内生产,只有30%是进口,为提高国内白米产量,政府落实多项措施,除了奖掖产量增加的稻农,亦包括增加收成次数,从一年两季提高至两年五季、稻米种植业园坵化管理、开发荒废的土地及开拓粮仓,确保国内的粮食供应充足,减少依赖进口。2012年的财政预算案,农业部获拨款8000万令吉。惟目前雪州稻农平均每季收成可取得10至12吨,甚至更高的稻谷收获。诺奥马相信,这笔拨款仍不足以发放给全国稻农,作为产量增加的奖掖。一些选区须靠华裔票诺奥马指出,国阵需要各种族的选票,包括来自华裔的选票,有些选区甚至得依赖华裔选票才能取得胜利。“根据雪州政治分析报告,划分安全区及黑区,同时也整理好各选区的种族比例。我们选择放弃黑区,把专注力投放在安全区及游离区,并依据种族比例,设定我们的选票去向及得票数。”他说,一些选区须依赖华裔选票,一些则是巫裔或印裔。从分析报告得知,国阵在来届大选胜算极高。他指出,政府不曾忽略华社的需求,华小的课题及奖学金分配都能清楚显示,政府不曾怠慢华社的权益,即便是经济政策,政府亦希望在各族间达致双赢局面。“我们分享政权这幺久,早是老朋友,大家同甘共苦,各族之间互相合作,紧紧牵引在一块,不是吗?”/报导:张欣薇‧2012.03.30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