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C元生活 >守卫你的情绪界线:沟通减压法十招,让人际关係不再左右为难、疾 >
守卫你的情绪界线:沟通减压法十招,让人际关係不再左右为难、疾
2020-07-03

书名:守卫你的情绪界线:沟通减压法十招,让人际关係不再左右为难、疾病不上身出版社:如何出版社出版日期:2017年7月作者:赖宇凡

守卫你的情绪界线:沟通减压法十招,让人际关係不再左右为难、疾

伤人的话,是用小脑说的

很多人讲出来的话,让我们怀疑他们好像没仔细想就讲了,实在很伤人。其实,不经思考就讲话是很有可能发生的,这样的人是用小脑在讲话。

三十七岁的娜娜在中国新年前要求急诊,原因是我前所未见的,她想谘商如何跟家人过年。她说去年全家聚在一起吃年夜饭时,不知发生了什幺事,最后她妈妈哭得死去活来,她爸爸乱吼乱叫,姪子尖叫,而她是摔门走掉的。

我听完后,歪着头苦恼的问她:「你不记得那天发生什幺事,还是你不知道?」

娜娜等了好久,突然说:「好啦好啦,我记得啦!就是他们不知道谁跟我说他去参加婚礼,然后问我,我去参加别人的婚礼看人家那幺幸福,会不会也很想结婚呀?烦不烦呀,每次见面都要拷问我什幺时候结婚,我要是有对象,我也早结了好不好!」

我可以想像娜娜的感受,有时候人就是那幺二百五。

我做鬼脸说:「这些人真的超越界的!」

娜娜说:「对!对!这就叫越界,结婚是我的事,不用他们管!」

我问娜娜:「那你怎幺回他的?」

娜娜一下子变得很沉默,落寞的抬起头说:「我真的不太记得了。其实那人是我弟啦,我弟这两年很不顺,去年过年时他其实失业满久了。我好像是跟他说他自己温饱都不保,小孩子都快没饭吃了,管好他自己,少管我!」

我一定是表现出一副被痛打了一顿的样子,娜娜看了说:「对呀,我妈就心疼,在那里护着我弟。我就更火,跟我妈说她就是重男轻女,就只会心疼弟弟。妈妈就开始哭了,说什幺大家是关心我,担心我一个女人在外无依无靠什幺的。后面的我就真的不记得了。」娜娜愈说愈小声。

我正要接话,娜娜又开口了:「我来找你,其实并不只是因为新年要到了啦。我是不知道怎幺办,每次回家都要听到这些话,结果都是不欢而散,我愈来愈不敢回家了,其实我已经快半年没见到父母了。今年新年我本来也不想回去的,但是,爸爸打电话来说妈妈身体不好,想看看我,希望我回家。」

她不好意思的别过头说:「你一定觉得我很不孝。」

我没有回答她,因为我有别的感觉要坦诚。我说:「娜娜,你平时跟人家讲话都是这样的吗?我必须老实说,我觉得你跟你弟讲的话,很残忍。」

娜娜又沉默了,想了一会儿说:「我知道那很残忍,话一出口,看到我弟痛苦的脸,就后悔了。我平时跟朋友讲话不是这样的,但是只要一见到我家人,不知道为什幺就会变成这样。所以我很紧张,我不想一直这样,家人不能不见,但每一次见面都那幺痛苦。唉,我已经当姑姑了,我不想小孩子年年都见到这样的情况。我觉得我小时候已经看太多了,不想下一代也要看到大人这样互相伤害。」

我说:「你可以谈谈你小时候看到了什幺吗?」

娜娜点点头说:「我妈重男轻女,可是爸爸偏心我,跟弟弟不亲。所以,我妈护着我弟时,我爸要跟她吵,我爸护着我时,我妈要跟他吵。我们家总是分成两派,吵来吵去。我记忆里的过年过节从来没有平静过,不管我们是跟爸爸家的人过节,还是跟妈妈家的人过节,最后一定都有人哭,大家总是不欢而散。」

我很专心在听,娜娜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:「你以为我嘴巴很坏吗?呵,我们家还有比我厉害的人呢!」娜娜开始掉眼泪。我静静的把面纸递给她。

她擤了鼻子,继续说:「小时候,我妈只要为了弟弟跟我爸闹,就跟我说,她觉得我长得不漂亮,个性又好强,以后一定没有男人会要我,所以这辈子我只会有一个男人爱我,那就是我爸。我其实一直很怕这事会成真,但更怕在家。所以,我高中就自己搬出来住,一边上夜校一边打工。」

娜娜又看看我,眼泪成串的掉下来,我乾脆把整包面纸拿过去放在她旁边。

她接着说:「好啦!我妈的话现在成真了吧!但她又要唸!每次见面就一副可怜我的样子,然后就要说,女人家个性不要那幺强,女生太强男生不喜欢!要不就挑剔我的样子,一天到晚问我要不要去美容,叫我不要穿得那幺老气⋯⋯唉。」

娜娜对着我苦笑,她说:「我该怎幺办?」

我说:「所以,你跟家人的互动几乎都是痛苦的情绪记忆。」

娜娜无奈的点点头说:「可以这幺说。」

我郑重的对娜娜宣布:「那我觉得你跟家人在讲话时,都没有经过大脑,你跟他们互动大部分都是在用小脑。」

我们的大脑掌管分析、思考,经大脑分析、思考讲出来的话,比较像人话。我们的小脑掌管的是不经思考的反射动作,像心跳、呼吸等。进小脑的讯息并不绕进大脑,因为反射的目的就是要节省思考的能量,而且如果反射动作的目的是要保护自己,绕进大脑思考后再决定要怎幺做就太慢了,那时危险可能已经发生了。

问题就出在,我们的情绪是记忆在我们的小脑内,这个部分的脑叫边缘系统(limbicsystem)。更麻烦的是,我们的小脑在辈份上其实是高于大脑的。在进化的过程中,人类是先有小脑才有大脑的,可以说情绪比语言要老得许多。我们会先发展出情绪,是因为它跟生存有关。比如,如果你没有恐惧,见到老虎就不知道要逃跑。所以人类是先在小脑里发展出情绪与记忆,才在大脑发展出语言的。这是为什幺任何触动情绪记忆的事,我们很可能是不经大脑,就直接经小脑表达出来,这就是为什幺我们讲的许多话都不像人话。因为我们发展小脑时,人还没有语言、伦理、文化、道义,那时的人比较像动物。

当我们面对一个情境时,身体对它的判断只有两个类别,如果跟美好情绪记忆有关,就判定是安全的;如果跟痛苦记忆有关,就判定是危险的。如果这个讯息跟任何记忆都对不起来,那就要看这个人哪种记忆比较多,美好记忆比较多的人,就会先把它暂定为安全的;痛苦记忆比较多的人,就会先把它暂定为危险的。这就是为什幺有些人见到不认识的人,会先选择信任,有些人却先选择不相信。这也是为什幺不经大脑思考就讲话的情况,在牵涉痛苦情绪记忆时最为明显。

如果情境跟痛苦记忆对上,身体就认为我们是危险的,这个人的反应就比较有可能不经思考,而是反射,也就是讯息没有绕进大脑,是小脑直接下判断要如何处理。由于身体这幺做,主要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保护我们,所以这时我们的反应并不会考虑到对方,也不会考虑到关係的健康,反射的目标,只是保护自己。但是,保护自己的代价,很可能是伤害他人或是损害关係。

我跟娜娜解释完毕后,她的眼泪不但没有停,反而哭得更厉害了。

她问我:「所以我有可能是用小脑在跟他们讲话?」

我点点头说:「用小脑在讲话的症状就是,你还来不及反应,话就出口了,讲出来的话都是不考虑会不会伤人的。」

娜娜说:「哦,我攻击他们,是为了要保护自己⋯⋯」

她苦笑着说:「你知道,我从小就发誓长大一定不要像我妈妈,没想到我讲话跟她愈来愈像。我以前一直不懂,为什幺会有诅咒自己女儿的妈妈?」

我歪头跟娜娜说:「你怎幺知道你妈妈那样讲话不是在保护自己?」

娜娜眼神清澈的看着我说:「哦!对哦!我妈小时候也可能被伤害哦!她娘家那些人也不是好惹的!」

我点点头。

娜娜迫不及待的问我:「那我该怎幺做才能不用小脑讲话呢?」

该怎幺做才能「让大脑和小脑合作」呢?

1.指认自己有用小脑沟通的现象

由于小脑沟通时是反射动作,既是如此,那我们的大脑在话出口之前其实是没有接收到讯息的。因此很难指认到底是不是有用小脑沟通,因为讲出来的话根本没有绕进大脑。因此,可以用以下的症状来判断我们是不是有用小脑沟通的情况:

‧听到自己讲出来的话,但那些话你不熟悉。

‧你有心跳加速、呼吸急促的身体反应。

‧别人跟你说你讲的这些话或你的表情很可怕,但你想不太起来。

‧别人跟你说你声音有提高,但你想不太起来。

‧你常把人家搞哭。

‧你常跟别人吵起来。

‧你跟某人或他人会突然关係紧绷。

如果我们能指认自己何时会用小脑沟通,就能先通知大脑,在那些特别的情境提高警觉。

2.说服大脑接纳小脑

大部分的人与人相处时不是只用大脑,就是只用小脑,这两种情形都不健康。如果与人相处时只用小脑反射,那我们就只能防卫自己、伤害他人。如果与人相处时只用大脑,人就失去直觉判断,常会遭他人伤害。与人相处最健康的方式,应是让小脑与大脑合作,这样我们才能用直觉侦测危险,再用大脑思考要如何应对。但是,如果小脑被大脑压抑过度,每一次小脑给大脑警讯都被大脑审判或否决,但同时我们却老是被人伤害时,小脑就不会愿意再与大脑商量任何事情了,这时小脑多会先斩后奏,我们也就开始常常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。所以,如果出现只用小脑与人沟通的现象,那你一定要先说服大脑,小脑的直觉和感觉是为了保护我们而产生的,大脑应该接纳,且从旁辅佐献策如何使用小脑给我们的讯息。

3.把升高的压力荷尔蒙活动掉

当我们判定自己是有危险时,肾上腺就会依危险的程度释出对应的压力荷尔蒙量。

在人类打猎的时期,压力荷尔蒙最主要的作用,就是当我们遇到危险时,带给我们足够的爆发力,跟猛兽搏斗或是逃跑。压力荷尔蒙释出进入血液,胰岛素就开始阻抗,表示这时胰岛素这个钥匙开不了细胞的门,血糖无法进入细胞,它就开始在血液里上升。血糖是我们的主要能量,它一高升,就能带给我们爆发力。由于这个荷尔蒙最主要的作用是在我们危险时,能够跟猛兽搏斗逃跑用的,所以当我们的压力荷尔蒙上升时,很容易看什幺都不顺眼,觉得自己将要受到威胁,我们做的事、说的话就会以防卫为主。我们会很想大声讲话、挥拳揍人或攻击他人,是因为能量突然在体内爆发,所以肢体会很想动作。这个时候,小脑就很可能接管,讯息开始不往大脑绕,我们会开始用小脑沟通。

麻烦的是,压力荷尔蒙跟一般荷尔蒙不一样,一般荷尔蒙在体内作用时间顶多三到五分钟,但是压力荷尔蒙在体内的作用时间为七十到一百二十分钟。而要让高涨的血糖下降,让压力荷尔蒙能比较快速的分解离开身体,最好的方法是活动。肢体活动量增加,能够让血糖下降,也能让压力荷尔蒙比较快速被分解排出。

那我们要怎幺样才能侦测到压力荷尔蒙开始上升了呢?压力荷尔蒙开始高升时,我们的身体会开始紧绷、呼吸会开始短促、心跳会加速,这些都是警讯。当我们知道自己的压力荷尔蒙上升时,就要知道,小脑可能快要接管了,如果小脑接管,沟通只可能有伤害,不可能有任何建设性。所以,这个时候走开,不直接与对方沟通,会是上上策。

娜娜这时问我:「那我怎幺走开呢?大家都在那里,突然走开很怪。」

我说:「你可以到厕所去做原地跳跃,或藉口说去超市买个东西,或说你要去外面接个电话,或是直接讲你必须出去透透气。如果你能出去走一圈,或做任何有氧的运动把高升的血糖快速用掉,小脑接管的可能性就会降低。」

娜娜眼里闪着希望,她说:「这样就可以用大脑沟通了吗?」

我点点头说:「对呀,小脑愿意跟大脑合作,讯息就能绕进大脑,你就可以趁离开的时间思考一下想要怎幺应对,想清楚要怎幺样才能教育他们,以后应如何对待你。要不然你们大吵完后,他们只知道你不喜欢他们这样对你,但却永远不知道到底应怎幺对待你,你才不会生气。」

所以下一次你发现小脑快要接管时,不要在原地交战,去动一动、走一走,让血糖下降,给讯息机会绕进大脑,让自己的思绪清澈,想清楚了策略,才继续沟通。

4.请他人在你改变时支持你、鼓励你

小脑自动导航时,我们常常会无法控制自己,我有一个病人说得好,她说这叫「发小脑疯」。就好像喝醉酒的人一样,发小脑疯的人会无法控制自己表达情绪的方式,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很烂,必须强迫式的找人搏斗,但酒醒后却又后悔不已。我们会无法控制,是因为已经养成用伤人来保护自己的习惯。而改变习惯最大的动力,就是鼓励。所以,当我们发小脑疯时,如果有人能勇敢的鼓励你改变,行为的惯性就能被打断,我们就有机会建立新的情绪记忆和新的沟通习惯。

我小的时候,只要一把水打翻,妈妈就要大发雷霆。一直到我很大的时候,拿水时还是很害怕。问题出在,我有孩子后,当孩子把水打翻时,我会彷彿我妈上身一样,大发雷霆。我常会听到自己骂人的声音,觉得不熟悉,因为那不是我想讲的话。慢慢的,我的孩子也开始害怕端水了,我知道,我必须向她们求助。有一天,我把我所遇到的困难跟两个女儿说,她们那时候一个七岁,一个四岁。孩子们听完,郑重的跟我点点头,说她们一定会帮助我。她们问我如果这件事发生了,她们该怎幺帮我?我想了一下跟她们说,请你们鼓励我,告诉我我可以做到不生气,告诉我我可以改变。有一天,女儿又把水打翻了,那次刚好她们俩都在场,水翻时她们两个愣在那儿,小脸无助的看着我。我只记得自己失去理智的前几秒,然后我就又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了。勇敢的她们没有远离我,却一起过来把我抱住,跟我说:「妈妈,这不是你,这是姥姥上你的身。我们知道你一定可以不生气的,妈妈你快回来。」我只记得我那涨满全身的力气,一下子就从脚下流光了,我瘫坐在地上不能讲话,孩子们兴奋的抱着我的脸亲来亲去,我听到她们给我的鼓励:「妈妈,我们就知道你会回来!你最棒了!我们好爱你哦。」从那时起我非常相信,我的孩子一定是世上最勇敢的人。然后我更确定,爱可以战胜一切。因为有了她们的帮助,我慢慢不再害怕端水了,后来我也不再有妈妈上身的情况了。我建立的新习惯,打破了我与孩子相处的模式,与他人犯错时我所使用的伤人式沟通习惯。

只要你能找到那个够勇敢的人鼓励你,你就有改变习惯的机会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